(完结)主角雷震宇叶灵子小说在哪看_叶色撩人小

发布时间:2018-10-05 10:33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雷震宇叶灵子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叶色撩人,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雷震宇叶灵子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等等!”我着急拦住了琳达姐,然后鼓起勇气对雷震宇说,“雷先生,你不是很喜欢三叶草吗?你看,这么多三叶草里要是能长出一株四叶草,多好呀!你知道吗,若能对着四叶草许愿,你遇到的所有难题一定能迎刃而解!”“搬走。”他不屑地吐出两个字,冷冷的。他的话让我的心顿时凉了大半截,可我仍试图说服他:“雷先生,你不觉得你那盆三叶草很孤单吗?把它们留下给那盆孤单的三叶草做小伙伴,不好吗?”我真诚地望着他,希望他能理解我的一片好心。毕竟那些盆栽我我花光了自己这个月的工资买的,我更耗费了很多心血来维护的它们,无非是想让他看到这些排解下工作压力。虽然,我并未将这些说出口。

叶色撩人

推荐指数:8分

《叶色撩人》在线阅读全文

叶色撩人第25章 一触即发

“你不喜欢吗?”我试探着问雷震宇。

他没有说话,神态是冷漠的。

琳达姐上前,歉意道:“雷先生,对不起!我立刻让人把它们搬走。”

“等等!”我着急拦住了琳达姐,然后鼓起勇气对雷震宇说,“雷先生,你不是很喜欢三叶草吗?你看,这么多三叶草里要是能长出一株四叶草,多好呀!你知道吗,若能对着四叶草许愿,你遇到的所有难题一定能迎刃而解!”

“搬走。”他不屑地吐出两个字,冷冷的。

他的话让我的心顿时凉了大半截,可我仍试图说服他:“雷先生,你不觉得你那盆三叶草很孤单吗?把它们留下给那盆孤单的三叶草做小伙伴,不好吗?”

我真诚地望着他,希望他能理解我的一片好心。毕竟那些盆栽我我花光了自己这个月的工资买的,我更耗费了很多心血来维护的它们,无非是想让他看到这些排解下工作压力。虽然,我并未将这些说出口。

“它不需要这些廉价的伙伴。”

雷震宇绝情的话语,他所谓的“廉价”,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我的心上,我半晌没有反应。

他不耐烦地甩了我一眼,伸手拿走了花架顶端的那盆三叶草。

或许是他的动作幅度太大,有一盆三叶草从花架上落了下来,花盆在地上砸得粉碎,如同我那颗被他无情践踏的心,瞬间分崩离析。

但他与我擦肩而过时,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我双手紧握成拳,心里难受极了。即使我的工资并不高,这些三叶草盆栽也并不是什么稀世珍宝,可他凭什么说它们廉价?!

难道在他的眼里,一切都要用金钱来衡量的吗?

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吧!

也许,他看到那次三叶草露出的温柔笑容,还有那天清晨他脸上的寂寞,根本是我的错觉!

雷震宇就是一个冷漠、残酷、没心没肺的烂人!

我憋着心中的怒气和委屈,大声说道:“搬就搬,有什么了不起!”

没多久,琳达姐带来了几个工人来帮忙。我置气地推开了他们,说:“不用他们,我自己来!”

由于我的强烈排斥,他们都尴尬地站在一旁,不敢上前。

我捧起那盆被雷震宇打碎的盆栽,用纸盒装起来,再将其它的三叶草盆栽一盆盆从金字塔花架上搬下来,在露台上铺了好几排。之后,我又花了将近半小时拆卸花架,再独自把花架和这些盆栽搬到了小区公共花园里,然后独自在小区花园里重新搭花架。

搬动盆栽和花架耗费了太多体力,我还没搭几下架子,手就酸软发抖了。

一不小心,左手的食指指尖被花架的缺口划破,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其实我从小就不怕疼,但这一刻,我却觉得指尖上的伤口钻心的痛,双眼似乎也有些微微酸胀。

“没事,我不疼!”我咬牙说了句,用嘴力吸干伤口流出的血。

我费了很大的力,也没有吃晚饭,将三叶草盆栽和花架都整理好了。但我并没有上楼,而是一个劲地在草地上反反复复的铲土填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或许我在跟雷震宇置气,但更多的,我是在气我自己。

我花光了自己正式参加工作以来挣到的第一份工资,都没给老爸买份礼物,却用来为雷震宇去砌什么三叶草金字塔。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做了多好的一件事,可在雷震宇看来,根本一文不值!

我越想越生气,又狠狠地铲了一波土,继续自挖自填埋,只想挖个坑,把他埋了!

挖得正起劲,小区物业管理员朝我走了过来:“小姐,这是小区公共绿化园区,不允许随意破坏,还有,请你马上把这些盆栽搬走。”

“搬走?!”我起身,气冲冲走到他跟前,冲着他吼道,“我辛辛苦苦把它们从楼上搬到花园里,凭什么你说搬走就搬走?!你以为我买这些是为了好玩吗?你以为你是谁,想怎样就怎样吗!?”

这些话,我刚才在楼上,就想对某人说了。

物业管理员见我气势汹汹,他也没客气:“这是物业的规定,你不搬也要搬!你要是不搬走,我们就强行移除!”他指着被我挖的小泥坑,“不止移除,你破坏了园区植被,物业要罚你的款!”

“罚款?!”我惊了一下,但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我没钱!钱都买这些了!”

“没钱还不把这些搬走,将这里恢复原状!”他勒令道。

“有钱就能仗势欺人吗?!”我的火气一下就蹿了上来,素来斯文的我,竟然拿着铲子对着他,威胁道,“你要是敢动它们一下,试试看!”

“好男不跟女斗。”物业管理员白我一眼,对讲机呼叫,“阿亮,你带两名值班同事过来一下,把小区的违章搭建物移除。”

很快,小区西门方向果然又有三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物业员小跑而来。

我这一肚子无名火憋了很久了,这一个小小的导_火索,瞬间就把我燃爆了。我拿着铲子,朝他们冲了过去:“你们要是敢动它们,我就跟你拼了!”

两个物业管理员上前拉住了我,我一个反手就甩开了他们。

他们又来拉我,对另外两名物业管理员说:“我们拖住她,你们去把那些东西搬走。”

那两人交换个眼色,快步朝三叶草金字塔走去。

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就甩开了拉住我的这两人,冲回三叶草金字塔前,还一手拿着小铲子,一手持着园艺剪,大喊:“草在人在,草毁人亡!”

我和他们几个撕扯了几个来回,大家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他们拿不下我,先前的管理员再次对着对讲机,请求支援。

就在此时,琳达姐出现了,还将一纸文件交给为头的物业管理员。

马上,这几个物业小哥松开了义愤填膺的我,并客气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突然失重,整个人瘫软下来,若不是琳达姐扶住我,我一定会趴倒在地上。

“琳达姐,谢谢你帮我留住了这些三叶草。”

“不用谢我,是……”琳达姐欲言又止。

我有些疑惑地望着她。

她话锋一转,说:“先上楼吃晚饭吧。”

我迟疑了,因为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雷震宇,看到他就倒胃口!

“我不饿。”我站在原地不动,像是有些置气。

琳达姐深深吸了口气,拉着我走进电梯,语重心长地劝慰我,说:“叶小姐,请不要怨恨雷先生,他并非真的嫌弃你买的三叶草盆栽,只是原来那盆三叶草对他来说,有很特殊的意义。”

琳达姐平时话不多,突然对我说这些,让我有些惊讶,也更好奇那盆三叶草对雷震宇的意义了。

“有特殊意义,什么特殊意义?”

琳达姐并未回答我,只是说:“叶小姐,赶紧上楼用晚餐吧,然后洗个热水澡,雷先生可不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一愣,感觉琳达姐这话听起来的怪怪的……

再说了,我是什么样子,雷震宇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我才不在乎!

然而,玄关的镜子交代了一切:我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满面尘土,看起来好像小乞丐。

我恨恨地:真不知道自己到底造了哪门子孽!

*

悻悻地走进一楼的浴室,一边洗着身上的尘土,一边想:究竟是什么样特殊的意义,让那盆三叶草在雷震宇心里如此与众不同?

我清楚地记得,雷震宇以为我弄坏了他原先那盆三叶草盆栽时,对我怒气冲天的样子。

也记得那日清晨,他将那盆三叶草捧在手心里,脸上露出的温柔,和他孤单仰望幸福的眼神……

那盆三叶草对他来说,可能真的非同一般吧。

莫非……是他心爱的女人送给他的?

不足一秒,我又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

雷震宇这种没心没肺的男人,怎么可能有真心爱的人!如果有,他又怎么会又强迫我做他的宠物?!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雷震宇如此珍视那盆三叶草呢?

是亲情吗?那盆三叶草是他最亲的人送给他的?

仔细想想,我在雷震宇身边待了有一段时间了,却从未见过他的父母,也未曾听任何人提及过他的双亲。

这让我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父母,才能培养出雷震宇这样一朵绝世奇葩。

思来想去,其实那些根本不是重点,我应该在意的是——雷震宇是否还在因为三叶草金字塔的事生气,他又到底会不会为了这事惩罚我。

进屋这么久了,我一直没有看到他,也没有机会问。

难道他又去加班了?

平心而论,雷震宇的工作确实辛苦,压力也异于常人。最近,他工作上又遇到太多烦心的事,心里压力太大,才会对我说那么过分的话吧。

如此一想,我对他之前所说的那句话,又没那么介意了。

最重要的是,我做那些之前,事先也并未征询他的意见,着实有些冒犯。更何况,我今天还把露台上弄得有些乱,他一个强迫症,看到露台乱哄哄的来脾气,也很正常。

一想到这里,我越发担心了,不知他是否会因此惩罚我。

要不,我还是挑个合适的时间,跟他解释清楚,向他求个情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