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靳相思孟寒泽by碎骨_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碎骨

发布时间:2018-10-05 10:02

连载中小说执念已尽相思成灰是来自红书汇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碎骨,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碎骨精彩节选:“我是夜色的老板,我叫齐度。你已经是我们这里的小姐了。”齐度笑了笑,放下腿,探着腰,仔细的打量着她,“长得还不错。就是太瘦了。再长胖些比得上我们这里的头牌了。”脑袋的眩晕感消退了不少,她站起身,“我不是小姐。我要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已经被卖到这里了。”“卖?谁卖我?”她呢喃着,觉得好笑。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

推荐指数:8分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在线阅读全文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4章 小姐

包厢内,灯光昏暗,她迷蒙的睁开双眼,对面坐了一个男子。那男子翘着二郎腿,神情散漫,脚尖颠了颠。

“你是谁?”

她不认识这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来。

“我是夜色的老板,我叫齐度。你已经是我们这里的小姐了。”齐度笑了笑,放下腿,探着腰,仔细的打量着她,“长得还不错。就是太瘦了。再长胖些比得上我们这里的头牌了。”

脑袋的眩晕感消退了不少,她站起身,“我不是小姐。我要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已经被卖到这里了。”

“卖?谁卖我?”她呢喃着,觉得好笑。

“我!”

她一惊,回过头,方才见阴影里的孟寒泽,他正悠悠的点燃了一支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里,又将她的狼狈看了多少。

孟寒泽吐出眼圈,“靳相思,你不是在找工作吗?正好,我替你找到了这份工作,你该感谢我才是。”

“孟先生……”

他竟将她卖到夜总会当小姐。

他是有多恨她,多残忍。

她的脸上青白一片,“孟先生,拜托你,我不想做小姐。”

“正因为你不想,所以,我才觉得有必要。”孟寒泽微微的勾唇,冷冷的盯着她。

“孟先生……”她看到他眼里冷绝的目光,心里冰凉一片,她颤颤的走到他跟前,“孟先生,你用别的方式折磨我吧。拜托。”

别让我做小姐。

原来,孟寒泽这消失的三天,不是减退了对她的恨意,而是要将她送到这里来。

“靳相思,”孟寒泽勾着她的下巴,“好好的做你接下来的工作吧。如果受不了,你就自杀。”

“孟先生,对不起,我错了。”

她的求饶,他置若罔闻。

孟寒泽站起身,理了理袖口,“齐大哥,我还有事要忙。这个女人,你叫人好好的调教她。”

孟寒泽一走。

齐度就叫人退下了,整个包厢里只剩下靳相思和齐度。

逼仄的厉害。

靳相思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是不是我死了,他才会放过我?”

“是啊,你没听明白吗?他让你自杀。”齐度玩味道,一面走到靳相思的身边,“夜色每个姿色上佳的小姐都是我调教的。靳相思,你会成为夜色的头牌。”

“他要我自杀。”

齐度抚摸上她的腰肢,“呵,你舍得自杀吗?你也清楚,你父亲才是罪魁祸首。你没有错。”

她哽咽的,“我这一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赎罪?”

齐度的手探进她的衣内,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滑腻的皮肤,“别想着赎罪。人这一辈子就得活的通透一点儿。孟寒泽被他过世的妻子困住,他就是个傻瓜。你也是,何必要在他跟前畏畏缩缩。跟着我……”

齐度精准的抓住了她娇俏精致的乳房。

门忽然的被打开,孟寒泽沉着脸,旋即挤出一丝玩味的笑,“齐度,她还要你亲自调教?”又对上靳相思,“看来,你还挺享受的。”

靳相思恍然的回过神,从齐度的怀抱里挣脱。

孟寒泽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打火机丢了,齐大哥,你慢慢来,不打扰了。”

“孟先生。”靳相思不肯放弃的勾住他的胳膊,却转念,轻轻道,“我想通了,只要不是你那样待我,也挺好。反正,与其被你强上,还不如被别人强上。在这里还能赚钱。”

说罢,就放开了手,退到齐度身边,低了头,看不清情绪。

“原来,你喜欢被人强上。”孟寒泽咬了咬牙,轻蔑的笑,“那你留在这里享受。”

“孟先生……”

孟寒泽回过头,眸光灰暗。

她抬起头,温和的笑,“你走吧。谢谢你。”

孟寒泽走了两步,猛然被点起了火气,谢谢,呵,“靳相思,你说谢谢,哦,你在这里更快活?”

“孟先生。”

“我告诉你,靳相思,你只能痛苦。”他逼近她,恶狠狠的对准她。

“寒泽,你把她交给我就行了。你先去忙你的吧。”齐度见状,将靳相思向后扯了扯。

孟寒泽登时推开气度,命令道,“靳相思,你给出来。”

他的命令,这几个月来,她无一不听。

如不甘愿,也只会低声求饶,求饶也是无果的,她看了一眼齐度,乖乖的跟在了孟寒泽的后面。

孟寒泽坐在车上。

她站在车外。

“上车。”孟寒泽命令道。

“孟先生。我等会儿自己走回去。”

“我说上车!”

她刚上车,他就将车开的飞快,开了窗外,冷风呼呼的往里头灌。靳相思抿紧了双唇,抓紧了安全带。

车子停在了码头。

海风如刀子一般刮在靳相思的脸上。

她从这种冷意里听见孟寒泽凉凉的笑。

孟寒泽偏过头,带着薄茧的大手,一下子捏住了靳相思的下巴,“靳相思,你他妈敢耍我!”

她惊恐的盯着孟寒泽,“孟先生,我不懂你的意思。”

下颌生疼。

孟寒泽的眸沉如寒潭,“是真的在我身下更受折磨,还是故意说了反话,激我?”

他忽然就想明白了。

靳相思,到底还是怕当小姐。

“孟先生,你把我送到夜总会吧。”

孟寒泽捏的越发的紧,“现在又想回去了?”

“嗯。”

“哼。”

孟寒泽冷哼一声,重新开了车,一路开到她家门下,催促着她开门,开了门,又催促着她洗澡。

他就坐在沙发上等着,扶着额头,半晌,打开了游戏界面。

靳相思呆在浴室不肯出来,水流哗啦啦的淋在头顶,浇着一颗凉透了的心。

好累啊

能不能睡一个安稳觉?

好累啊,

吴彻,我好想你。

咚咚咚。

“靳相思,你赶快给我出来!”

一阵吼声拉回了靳相思的思绪,她步步后退,门剧烈的响动,好似下一秒孟寒泽就会破门而入。

“好,我马上,马上出来。”她仓皇的答,急忙的穿好运动裤和毛衣,都是地摊货,便宜的很。

开了门,孟寒泽见她像看了垃圾一般,退了两步,冷意森然,“谁叫你穿衣服的?”

她的手搭在了裤子上,忽然的抓紧了裤腰,低着头,头发湿漉漉的,水滴顺着发梢滴进肩窝。

“你要记得,是你欠我的。你的父亲不死,你不死,一切都没完……”他刚说完,就见水滴已是润湿了她的衣衫,映出她胸部姣好的模样。

孟寒泽忽的住了口,盯着她,想着,齐度刚才就这般揉搓她的胸部。

想着她刚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是享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