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李峰唐婉小说_李峰唐婉夜夜笙箫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4 17:32

这本已完结小说夜夜笙箫讲述了主人公李峰唐婉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宇宙大司令的倾心巨作,夜夜笙箫精选篇章:可我总共也没认识几个人,我唯一想到能帮忙的就是大军跟敏俊了。跟他们通完电话,两个人都欣然应允。我安排大军跟着我,他身材魁梧,模样凶悍,能给敌人强大的震慑力。

夜夜笙箫

推荐指数:8分

《夜夜笙箫》在线阅读全文

夜夜笙箫【012】黑色U盘

对方给的时间并不多,我思虑再三,决定去见这个被我带了绿帽的男人。

就算不为香菱也要为了唐婉。

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唐婉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然而,仅凭一腔热血是不够的,我必须未雨绸缪,万一那家伙对我骤然发难,我也不至于太被动。

可我总共也没认识几个人,我唯一想到能帮忙的就是大军跟敏俊了。

跟他们通完电话,两个人都欣然应允。

我安排大军跟着我,他身材魁梧,模样凶悍,能给敌人强大的震慑力。

敏俊比较机灵,我让他躲在暗处,仔细观察,万一对方人多势众,想要对我们不利,也好提前报警。

三点五十分,我和大军出现在红星广场,这会儿人流稀少,大灯柱底下就一个人,带着墨镜鸭舌帽,瞧那身形像是绿帽男。

我先没过去,四周仔细打量下,发现没什么异常。

既然对方是一个人,我带着大军显得自己有多怕死似的,所以,我嘱咐大军让他假装路人,自个儿一个人过去。

距离十多米时,那人也看见了我,嘴角一抹邪笑,远远地替我招手。

我自然回应,两个人马上碰面,他客气地跟我握手,顺便开始了寒暄。

“好了,别做样子了,搞得我们有多熟似的。说吧,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绿帽男轻轻地压了压手,一咬嘴唇,冷声道:“我女人啥滋味?”

“你想干嘛?”我顿时向后退去,与他保持起距离。

没想那货却指着我哈哈大笑起来,“怂样,就你这样的还泡妞啊?”

好嘛,这是跟我下马威啊?

我一向是不吃亏的主儿,打起架来或许我不定能弄过他,可嘴炮,咱谁也没怕过。

我冷笑一声,“对啊,我是怂,不过香菱可说我好厉害呢。”

“你混蛋!”绿帽男一把摘下墨镜,气得咬牙切齿,举起拳头就朝我冲了过来。

我急忙躲闪,警告他,要是想打架,我乐意奉陪,说着,我吹了个口哨,身材魁梧的大军从一个建筑物后面冲了出来。

“妈的,我看哪个杂碎敢动峰哥?”

绿帽男神色一凛,不甘心地放下拳头,“你居然还带人来?”

我突然觉得他傻得有些可爱,去见一个随时可能暴走的暴力男,我特么自己一个人去啊?去找死啊?

“别跟我废话,有屁快放。”我不耐烦地催促道。

绿帽男恶狠狠地盯着我,嘴角抽搐,忽然膝盖一软,跪在了我的面前。

这可把我给整懵逼了,忙问他你这是干嘛啊?男儿膝下有黄金,跪舔跪地跪父母,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脸都不要了啊?

绿帽男木讷地盯着我,瞅了一会儿,忽而像个神经病似的大叫一声,捂着脸痛苦流涕,嘴里还嘟囔着,“我求你了,求你放过香菱吧,只要你肯远离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她真的对我很重要。”

我越听越懵逼,感觉这人有点神经质,这大老爷们跪在我面前哭天抢地的,着实不太好看,于是我给大军使了个眼色,让他把绿帽男扶起来,免得被别人看笑话。

绿帽男倒也没抗争,大军很轻易地将他扶了起来,他又看着我哽咽了会儿,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全身一通摸索,最终从裤兜里摸出了个黑色U盘。

“给你,这个给你。”没等我发问,他就将U盘硬塞到我手里。

“喂,大哥,你到底搞什么鬼?”我不解地问道。

“我没搞鬼,其实,我是个收债人……”

原来这货是替人收债的,没干几天,老板就被人给揭发,进了监狱,公司也跟着倒闭了,他没了依靠,只剩下这U盘里的女大学生个人资料。

可这货天生怂包,又不怎么会上网,本想借机捞一把,找了个女大学生去要债,没想到被人男朋友给打了一顿,完事后,人家报警,还把他拘留了几天,之后,他便有了阴影,不敢去干了。

但他知道这玩意珍贵,所以一直没出手,现在他想以这玩意作为交换,让我远离香菱。

他着实傻得相当可爱,但我不是那种爱占人便宜的人,一个香菱跟满盘的资料,孰轻孰重,我自然知晓,索性便答应了他了。

反正就算我和香菱再怎么样,他也不一定次次能抓到。

“真的吗?那太好了。”说罢,他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沉声道,“这是我事先写好的字据,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就签个字。”

我苦笑着接过字条一看,款项很简单,就是说我们彼此达成协议,要是我再和香菱那个,他有权将我碎尸万段。

这种傻缺字据能得到法律认可才怪。

造物主真能干啊,这种奇葩也有?

“好,我签。”我毫不犹豫地拿过笔随意签了个名字,反正他也不问我叫什么。

完事后,那货揣着纸条,乐滋滋地走掉了。

“这哥们傻吧?”连憨厚的大军也看不过去地感叹道。

我笑了笑,道:“管它呢,走,脚上敏俊,咱去喝两杯。”

对于喝酒,大军是没有抵抗力的,现在也到了晚饭点,我们就近找了个饭馆,胡吃海喝了一通,七点钟的时候,打车去了醉梦楼。

一进大堂,人山人海,今天的醉梦楼人满为患,生意相当火爆。

来到休息间,没过多久,几个人相继就去上钟了,其中有个机会,我让兰儿去,她却直接回绝了。

正巧刚有下钟的女公关,我就让她去了,有钱赚,那姑娘自然高兴,对我千恩万谢,跟着服务生走掉了。

她走后,马豪那边没了人,他也出去了,整个人休息厅就剩下我和兰儿两人。

“峰哥,你是不是生气了?”望着我阴晴不定的脸,兰儿良久才试探性地问道。

我痴痴地望着她那张小脸,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自己的身体,我生哪门子气?反正老板那边也没特别交代,我就是替你可惜,没得钱赚啊。”

“那样倒好呢。”兰儿嘟囔着,难过了低垂了下头,“我要是赚很多钱回去,养父只会拿出去赌,把我更加当做提款机,变本加厉。”

“额……”我有些惊异她的身世,一个姑娘家,能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给人看,她显然是把我当值得信赖的人了。

“是你养父把你卖进来的吗?”我同情地问道。

“不是,是我自己跑出来的。”兰儿的声音细弱蚊蝇,“他在家老打我,那天我洗完澡,她还妄想……呜呜……”

说到这里,她难过的抽噎起来。

我安慰似的拍着她的背,“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兰儿慢慢止住哭声,继续道:“然后,我就半夜自己偷跑出来了,可没跑多远,我就被发现了,他带着全村人打着火把找我,我就在躲在猪圈里。”

“真是难为你了……”我痛感惋惜,这到底是怎么样的禽兽,连养女都不放过。

可不对啊,既然已经逃出来了,她又为何说害怕养父呢?

兰儿接着告诉我,她来到这座城市时,饿的不省人事,在天桥下要了几天饭,后来还是被养父他们找到了,她吵着不要回家去,养父不知道怎么的,就答应了她了,还出钱租了个房子,让她自己出去找工作,要想不被伤害,每月必须要上缴一定的钱。

兰儿尽管仍旧觉得上天不公,可与在村里的生活相比,这已经好太多了,为了找工作,养父还给了她身份证,那天她看到醉梦楼招女公关,薪酬特别高,她虽然不知道女公关是干嘛的,但有钱赚,稀里糊涂地来应聘,没想到还应聘上了。

直到那条丧彪和一帮小弟对她那样侮辱,她才知道女公关就是村里老婆娘们嘴里骂的“婊。子”“妓女”“鸡”。

“那你现在想走嘛?”我冷不丁问道。

兰儿揉了揉眼睛,倔强地摇了摇头,“我不想走,我什么也不会,出去能干什么啊?况且,我想每天都看见峰哥你,要是离开了,我就见不到你了。”

“傻!”我厉声呵斥道,“你想我可以来找我啊,何必要这样?听我的,你现在陷得不深,要走赶紧走,虽然可能辛苦点,你这么年轻,不可能找不到工作……”

“不不不。”她无理取闹般打断我的话,猛然扑到我怀里,“我哪儿都不去,我就想待在峰哥身边,你知道吗?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你还替我挡酒,为我打架,把我护在身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好爱好爱你……”

我无言以对,静静地任由她抱着,没想到这一次,公关们上钟的时间都特别长,我和兰儿待到下班的点,才有人断断续续进来。

刚出醉梦楼,唐婉就来了电话,跟我嘱咐她今晚不回家,让我自行安排活动。

我颇有些失望地待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也不知道她一天天的都在忙什么,忙活了一天,我是多想见她一面啊。

正惆怅呢,肩上被人拍了拍,我回眸,是一脸灿烂笑容的兰儿。

“咦,你怎么还没走啊?”

兰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是在等我,我纳闷地问,你等我干嘛?这么晚了,赶紧回家吧。

“不嘛不嘛。”兰儿故作神秘地凑到了我耳边,嗓音诱惑地道,“难道你就不想昨晚未完成的事?”

我顿感浑身燥热,问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兰儿直接把我拽上了一辆出租车。

“去我家,我家里今晚没人。”

郎有情,妾有意,一点就通,这丫头怕是寂寞了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