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夜夜笙箫李峰唐婉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4 17:32

已完结小说夜夜笙箫是著名作家宇宙大司令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李峰唐婉,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夜夜笙箫精选篇章:这时,一个家伙开始摸我的脸蛋,我感到一阵恶寒,慌忙把头给迈开。“啪!”一个大耳刮子甩在我的脸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吼道,“特么的,给你脸了是吧?”然后,两个人突然摁住了我脑袋,不然我转头,我听见了拉链拉开的声音,周围的人爆发出一阵阵恶心的笑容。接着,我感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碰了下我的嘴皮,试图撬开我的嘴。

夜夜笙箫

推荐指数:8分

《夜夜笙箫》在线阅读全文

夜夜笙箫【016】强势被撩

人在黑暗的环境下,是容易产生恐惧的。

何况围着我的那帮人不时地发出浪荡而猥琐的笑声,这就让我更加慌了。

“唔唔……”我开始大骂他们,可由于嘴被胶带封着,只能听到这种声音。

这时,一个家伙开始摸我的脸蛋,我感到一阵恶寒,慌忙把头给迈开。

“啪!”一个大耳刮子甩在我的脸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吼道,“特么的,给你脸了是吧?”

然后,两个人突然摁住了我脑袋,不然我转头,我听见了拉链拉开的声音,周围的人爆发出一阵阵恶心的笑容。

接着,我感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碰了下我的嘴皮,试图撬开我的嘴。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任凭我再傻,也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草特么的,这帮吊人竟有这种恶趣味。

我死命地转过头抗争着,身后两个人奋力地扳着我的头,逼我就范,前面那人把那玩意在我的脸上乱甩,眼看着就拗不过了,我气急败坏地一口咬住了那玩意,嘴里顿时就见血了。

“啊……”我只听得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有个人一脚踹在我的胸口,那一脚力气很大,身后那两人没再摁我的头,我直接被踢的撞在某个桌子角,然后脑袋一沉,整个人晕了过去。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一天后,我躺在唐婉家,额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腿也被打折了,唐婉像个小妻子似的在身边照顾我,丝毫没有大姐大的气质,喂药端水,甚至还替我接小便。

第一次我很尴尬,脸红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唐婉却鄙夷地道:“你那玩意我又不是没见过?”

想起第一次被她带回家,浴室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只是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可唐婉的手相当嫩,被她一触及,我就忍不住地热血昂扬,唐婉第一次见到完整状态的,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红着脸迈过了头去。

一回生,二回熟,后来,她就习惯了,有时候还会故意逗弄,搞得我整个人都兽血沸腾,伤口差点都裂开了。

不过很遗憾的是,我问了她好几次,她都没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每次都是含糊其辞,甚至,连她那段时间去哪了都不告诉我,

可我总觉得这次以后,她就像变了人似的,对我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冰冷或者是高高在上,偶尔还会跟我开开玩笑。

期间,香菱和兰儿他们看过我一会儿,他们都对那天的事情绝口不提,就连大军那个憨货,我也套不出话来,显然唐婉应该事先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我醒来第三天的时候,唐婉倒是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马豪被她给清理了,等我好了,醉梦楼的生意就全交给我照看,至于更多的细节,她不想透露太多,我只是告诉她我很担心她,有什么事情不如说出来,我们一起扛。

直到时隔多年后,我都对唐婉当时那眼神记忆犹新。

我无法去用语言描述,甚至当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都记不清她说话的语气。

我只记得,她说:“你扛的起吗?”

那时,我依旧是热血轻狂的年纪,可我没有许下一个热血轻狂的诺言:能。

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我不想去欺骗唐婉,如果一个诺言实现不了的话,那对曾经相信你的那个人无疑是巨大的伤害。

所以,我从来不轻易不许诺,一旦诺从口出,就算头破血流,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或许是因为我年轻的缘故,我当时只缓了个两个月就差不多好了,那两个月,唐婉有百分之六十的时间都跟我待在一起,陪我聊天、看剧、说话。

那一刻,我便发誓,将来一定娶她为妻。

只是我很惊异,她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多了时间了?我问过她,她不想说,我也没办法。

医生帮我取掉石膏的那天,唐婉却不在,当天晚上,我就回了醉梦楼。

因为唐婉之前交代过,让我休息好就去上班。

再次踏入醉梦楼,我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我穿着唐婉送的阿玛尼西装,站在大堂中间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去何方。

“峰哥!”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唤醒了我,我转身,一个梳着背分头,头发能刮下来两斤啫喱膏的家伙朝我走来。

我一愣,好像在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你是?”我诧异地问道。

背分头微微一笑,朝我欠身道:“我叫小波,你不在这段日子,婉姐让我看着场子,现在你来了,正好交接。”

“来吧,我带你熟悉熟悉环境。”

小波相当热情地领着我跟各个部门的领导打了招呼,然后又告诉了我最近场子里发生的变化。

说起来,做夜场这行的,更新换代跟手机差不多,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项目,客人玩腻了,就不来了,所以要经常推旧出新。

唐婉对这方面相当重视,请了好几个国外的所谓专家提供点子,再结合国人的实际设计出最优的服务项目。

小波是个能干的人,之前我也偶尔会和几个部门接触,总得来说,一切都井井有条,我没事调了调账目,自从马豪那家伙被赶走后,营业额上涨了百分之二十。

可见他以前没少中饱私囊,难怪当初那些公关都把他当祖宗了。

比作娱乐圈,只要他不高兴了,完全可以封杀任何一个公关。

了解了一会儿,我打住小波,沉声道:“我才来,以后还得你先照看着,等我熟悉了,你再走吧。”

这么大的摊子,骤然落在我的头上,多少有些吃不消。

其实我也明白唐婉的心思,她就是想找个信任的人,而且,我估计她身边能信任的人应该不多。

否则也不会直接把我扶上台。

我现在只有快速成长起来,才能更好帮助她。

“峰哥,这个你放心,婉姐之前交代了,你不说走,我绝对不会走。”

“嗯呢,好好干。”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资鼓励,“那啥,我之前手下那几个人还在吗?我想去看看他们。”

小波怔了怔,告诉我香菱很聪明,很懂得讨客人欢心,又通过自身的魅力勾住了几个大客户,现在在醉梦楼的地位不容小觑,甚至都已经超过曼丽了。

至于其他人,则中规中矩,有条不紊,男公关方面,大军倒是能排到前十,不过他脾气太臭,有些富婆要求的东西,他不屑去做,让给了别人,不然恐怕已经到前三了。

“那兰儿呢?”其实比起其他人,我更惦记这个小丫头,她全无城府,单纯善良,又遭受了那种事情,也不知道心灵的创伤痊愈了没有。

“她啊……”小波顿了顿,“一周前,她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我颇有些激动地道。

小波轻咳了两声,估计是没想到我会对一个女公关这么上心,思索了片刻后,笑道:“峰哥,实在对不起,这儿人太多,我也记不太清。”

“你也知道,我们这行,每天都有新人来,旧人走,我也是偶然间从离职表上看到了她的名字,至于其他的,我就一概不知了。”

“好吧。”我轻声道。

小波恭敬地跟我半鞠躬,“那好,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去看着了,峰哥,你要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

“好,你去吧。”我囫囵地道,脑海中一直回放着往日和兰儿的种种,想着她对我说过的情话,她那么善良,那么娇弱,家里还有个烂赌鬼养父,要是她回家了,那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命运?

我简直不敢想象。

国内外兽父把女儿锁在地窖里当奴隶凌。辱的新闻可是经常见诸报端,兰儿说过,她养父对她心怀不轨,万一她……

我越想越心凉,不注意,一切情绪全都变现在了脸上。

“唉……”这时,小波突然转眸道,“峰哥,有些事我是不该说的,不过看你还比我小几岁,如果没了这层身份,我可以托大叫你一声小老弟,听哥一句劝,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感情这玩意,过了就过了,别陷进去,不然被婉姐知道了也不太好。”

“好了,我先走了。”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嘴角扬起一抹苦笑,这家伙想必是把我当成唐婉养的小白脸了,不过好像以前也被人这么误会吧,天知道我连唐婉碰都没碰过。

不过他说的那些话,倒是如醍醐灌顶,人最容易被感情所拖累,所以自顾经天纬地的大人物都自称寡人。

想要在这一行闯出个名堂,我必须剪短了一些不必要的感情。

兰儿,愿你有个好的未来。

收拾起心情,我朝熟悉的休息厅走去,这会儿,正是生意最兴隆的时候,我推开门的时候,那些熟悉的面孔无一人,角落的梳妆台只坐着一个身穿白色T恤,高腰牛仔短裙的女子。

她见我进来,悄然转身,看着那张绝色美艳的脸,我一时之间竟呆了。

那精致的五官跟刀削似的,前凸后翘,一双大长腿比例夸张,简直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好美。”我不禁咽了口唾沫。

那女孩掩鼻轻笑,冲我招了招手,“过来聊聊呗。”

瞧她那打扮不像是女公关,我有些好奇,心里多少有些抗拒,身体却很诚实地走了过去,坐到他旁边的梳妆椅上。

“等等啊,我还没化完。”我看见她的右边眼线化了一半。

“好,你随意。”

我痴痴地望着她,不知不觉时间流逝,忽而,她转过头来,蜻蜓点水般在我额前亲了口。

一股宛如触电般的感觉席卷全身,我竟可耻地石更了。

“对不起哦,你长得实在太像我前男友了,没忍住。”她调皮地冲我吐了吐舌头,转过头去继续化妆。

过了老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娘的,我竟然被撩了!

这时,那女孩也化好了装,笑意盈盈地看着我,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电力十足,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去看她了。

“咳咳……”故意轻咳掩饰尴尬,我沉声道:“咱们……咱们聊点啥呢?”

女孩坏笑着示意我把头凑过来一些,我纳闷地照做,没想到这丫头突然咬住我的耳垂,一字一顿地说:“一 、夜、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