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夜夜笙箫第17章_夜夜笙箫1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4 17:32

宇宙大司令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夜夜笙箫,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夜夜笙箫,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那些文艺的小女生,说的“小鹿乱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好……好……”我热切地点着头,跟小鸡啄米似的,恨不得现在就扑在她身上,宣泄自己被撩拨的邪火。如果说我对唐婉是浓浓的爱意,这个女孩,给了我一种初恋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一颗话梅,酸酸的,甜甜的,又欣喜,又带着那个年纪特有的羞赧。

夜夜笙箫

推荐指数:8分

《夜夜笙箫》在线阅读全文

夜夜笙箫【017】反常的唐婉

女追男,隔层纱。

女撩男,这层纱就是真空半透明的。

我自己都能感觉到呼吸急促到极点,心儿噗通噗通挑个不停。

那些文艺的小女生,说的“小鹿乱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好……好……”我热切地点着头,跟小鸡啄米似的,恨不得现在就扑在她身上,宣泄自己被撩拨的邪火。

如果说我对唐婉是浓浓的爱意,这个女孩,给了我一种初恋的感觉。

就像是吃了一颗话梅,酸酸的,甜甜的,又欣喜,又带着那个年纪特有的羞赧。

“那你想怎么聊啊?”女孩坏笑着勾了勾我的鼻子,拉了拉领口的T恤。

一抹雪白跃然眼前,那道沟壑简直深不可测。

“呼呼呼呼……”我剧烈地喘息着,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让我有种整个人都飘起来的感觉。

“听你的,你想怎么聊……咕噜……”我咽了口唾沫,不顾形象地道,“就怎么聊。”

“好吧。”她噗嗤一笑,两只手摁在了我的肩头,猛然坐上了我的大腿,丰腴的身姿前后游移,摆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就这么聊好不好,快点……”我自然会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她的妖艳的唇瓣吻去,下意识地闭上眼,感受着这一刻的暧昧。

然而,我突然感到身体一轻,再睁眸,那个女孩已经跑到了过道里。

“喂,你干嘛啊?”我有些不满地道,哪有这样的?胃口吊到一半就走人了。

“嘿嘿。”她朝我抛了个媚眼,转身跑出了休息厅,“下次聊咯。”

“妈的!”我愤愤地一拳砸在梳妆椅上,这到底是哪来的姑娘?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不过现在天雷勾动了地火,我不发泄出来,会死人的。

正巧这时,休息厅的门被推开了,芳芳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与上次不同的是,她现在换了个发型,化了浓妆,应该是特地收拾过,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我心痒难耐,当即喊了声她,拉着她来到了小休息间,锁好了门,粗暴地将她摁在墙上,开始了运作。

芳芳被我狂野的动作吓了一跳,起初还有些抗拒,但随着我的撩拨,开始了回应。

都是年轻人,心潮澎湃,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配合着,进行了一场全身心投入的大战。

半个小时后,芳芳躺在我的怀里,这才缓过了神。

“峰哥,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为什么突然这么对我?”她故意板着张脸,可眼底那一抹笑意却出卖了她。

“我的好芳芳,我早就想你了,这可不,休息了这么多天,实在想得不行啊。”

对付女人,甜言蜜语少不了。

无论是多大年纪的女人,都受不了男人那张嘴。

当然,前提是你与她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当然,你要是高端人群,自然有无数美女往你身上扑。

你一个工地搬砖的,跑去跟白富美告白,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芳芳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你就骗我吧,以前你连正眼都不瞧我呢。”

“嘿嘿,那不是哥有眼无珠吗?”我再次起身,将她抱了起来,凶悍闯入。

芳芳嗔怪着用粉拳砸在我的胸口:“冤家,你这是要的我命啊。”

虽然她嘴里嘟囔着,身体却很诚实。

又是一番酣战,方才被漫画美女勾动的地火,才彻底熄灭。

之后,我让芳芳先回休息厅,自己到场子里各个地方巡视了一圈,其实,是想找到那个漫画女孩。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我毫无所获,当然,客人的房间我没去找,那就是自砸招牌了。

休息厅那边则比较顺利,现在就我一个管公关的,醉梦楼又不缺客人,没必要争争抢抢。

这会儿,我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抽着烟,远远地就看着小波满头大汗了跑了出来。

“怎么啦?”我还以为出事了,当即问道。

小波找服务生要了杯酒,一饮而尽,坐到了我身边,“峰哥啊,你跟婉姐关系好,你能不能跟她说说,多找些人进来啊,实在忙不开了,刚刚两个房间的老女人差点打起来。”

“为什么啊?”

“还不就是抢男公关闹得?”小波继续道,“我跑去拉架,好家伙,没想到她们打得更凶了,后来,没办法了,我说我想办法再给你们找男公关,没想到其中一个富婆,硬拉着我陪她,我着实给吓坏了,就赶紧跑出来了。”

“哈哈……”瞧着他这样子,我恍惚看到了当初在自己的窘迫,“那还不是你魅力大吗?”

小波笑道:“可别了,那些都是神仙,坐地能吸土,我还年轻,不想过早被废掉。”

两人打趣了会儿,刚来的那种生涩也悄然消散了,我和小波很谈得来,他是我喜欢的那类人,爽快,有什么就说什么。

晚些时候,我俩正在商量招人的具体事宜,门口突然闹哄哄的,我们的保安直接被冲散,迎门进来了一个花白头发的矮小男人,他满脸通红,鼓着腮帮子,浑身颤抖着,身后跟着七百名小弟,看起来来势汹汹。

小波当下一拍大腿,小声道:“这下可坏了,刚才那富婆的老公找上门了,我先去通知她。”

这也是我们这一行的职业素养,可能的情况下,还是要帮客人维系家庭的稳定。

“黄翠芬,你给我滚出来!”那矮子一声爆喝,中气十足,吓得我一愣,没想到那五短身材里,还有这等气量?

人群越聚越多,小波这时已经趁着混乱悄然窜了出去,通风报信。

我赶忙给保卫科打了电话,大批的保安和保镖出动,在客人与矮子的人之间形成了一堵人墙。

矮子也并不咄咄逼人,叫骂了两声黄翠芬后,开始吩咐手下在门口蹲守。

这时,我知道该出马了。

我款步走上前,不卑不亢地道:“这位先生,请您保持克制,这里公共场所,不要惊扰到我们的客人。”

矮子抬眸看了我一眼,怒道:“你是管事的?”

我微微颔首,矮子冷哼了一声,让我把头凑近点,有话跟我说,一寻思,我觉得这货可能要使诈,所以事先有了防备。

果然,我将头凑到他面前时,这货突然骂道:“妈个巴子,我老婆的生意都敢做?想不想活了?”

说着,一巴掌朝我的脸扇来。

我顿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跟拎小孩子将他扔了出去。

“我限你十秒钟之内消失,要不然后果自负。”

有唐婉撑腰,对待这种渣滓我毫无顾虑。

“跟我横是吧?”矮子指着我怒吼,“好,你等着。”

我本以为他会直接带人冲上来,可这货竟转身走掉了。

等到下班也不见他找上门来,后来,我们的保安说,那矮子在外面给小弟分钱呢,八成是雇来的人,就是装X的。

总算是虚惊一场,下班后,香菱几个人要吵着给我庆祝康复,他们最近都赚了钱,盛情难却,我只好作陪,随便给唐婉汇报了一声,说自己晚点回来。

地点订在醉梦楼附近的一家日式酒吧。

里面人不多,氛围不错,我们找了个包间,一行人胡吃海喝,好不欢乐。

觥筹交错间,我突然很庆幸自己有这么一帮朋友,是的,朋友!

我早就把他们当成了朋友。

要是没有他们,或许还会遇到别人,我想我估计会很孤单。

香菱说我矫情,酒杯碰撞见,却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喝到一半,电话响了,是唐婉打来的。

我有些好奇,不是已经报备过了吗?这又是干嘛啊?

香菱一见我脸色就知道是唐婉,不满地嘟囔道:“峰哥,你跟老板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她跟你妻子似的?这才多久啊,就不放心你啦?”

一群人跟着起哄,我忙制止他们,接起了唐婉的电话,她让我马上回来。

她的命令我不敢违抗,一场好好的庆祝就这么不欢而散。

到了唐婉家,我一开门,就看见唐婉身穿初见之时的那件紫色薄纱睡裙,手里摇着一杯红酒,眼眶泛红,好像是哭过。

“你怎么啦?婉姐。”我关切地问道。

“没事。”她声音微弱地应了声,忽然起身直接将我拉到卧室,粗暴地把我推到在床上。

“婉姐,你干嘛?”我霍然大惊。

唐婉瞥了我一眼,那一眼很陌生,然后突然整个人扑到我的身上,

她就穿那么少,我顿时有了反应,不过这种莫名其妙让我极度不安。

“婉姐,你到底怎么啦?”

“别说话,吻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