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罪婚刘志婉清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4 17:01

连载中小说罪婚是著名作家浮生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刘志婉清,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罪婚精选篇章:直至一分钟后,电话依旧没有挂断,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我们之间的电话,像道士打坐,看谁沉得住气。深吸一口气,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些:“刘公子,志爷的事情,你知道么?”对面传来一道戏谑的浅笑:“你是第一个能让我有耐心等这么长时间的人,可惜你开口的第一句话,让我很失望。”我屏住呼吸,这尊爷的命脉,很难捏,比志爷还要难。

罪婚

推荐指数:8分

《罪婚》在线阅读全文

罪婚第十三章 白眼狼

志爷的车灯远去,他临行前如交代遗言一般的口气,压抑的我快要疯了。拿出电话,看着那个陌生的熟悉号码,我数次犹豫。

对上他的时候,我对付男人的本事,无从施展。他仿佛是上天派来应付我的克星,而能保证志爷安危的人,整个潮洲,只剩下他。

拨通电话,里面传来铃声令我丧失了呼吸的能力。邻牙俐齿的我,甚未想好开口的措辞。对面接通了,他在等待着我开口,一秒两秒……

直至一分钟后,电话依旧没有挂断,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我们之间的电话,像道士打坐,看谁沉得住气。

深吸一口气,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些:“刘公子,志爷的事情,你知道么?”

对面传来一道戏谑的浅笑:“你是第一个能让我有耐心等这么长时间的人,可惜你开口的第一句话,让我很失望。”

我屏住呼吸,这尊爷的命脉,很难捏,比志爷还要难。

“对不起,打扰了。”

良久,我心中千言万语,化作一抹无奈,道了别,刚想挂断电话。刘杰的话语从里面传来:“你敢挂了我的电话,你一定会后悔的。下一次,我不见得能接你的电话。”

我手指僵硬,那道命令般的口吻,让我的身体失去了控制,停顿几秒,心中各种情绪化作无奈的苦笑。他们爷俩,不愧是继承了一条血脉,就连那命令的口气,也是十分的相似。

恍惚间,让我误以为那道浑厚有力的声音,是志爷的。

“刘公子,你永远都是这么霸道么?”

我浅笑几声,对上刘杰这个难缠的角色,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了。虎父无犬子,奈何他们始终是两个人,我能摸到志爷的脉,对于刘杰,还真没有奈何他的法子。

刘杰奸诈一笑:“谢谢木小姐的夸赞,我派司机来接你,在别墅里面等着我。”

对于我的要求,刘杰言出必行,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他都能满足我。而我心里明白世上没有免费午餐,他满足了我,我自然要付出些什么。

黑暗的天空中镶缀着点点繁星,从中我只看见了迷茫。我早没有了年幼青稚时的憧憬与浪漫,在繁星璀璨的光辉下,我看见了背后的黑暗,无边无际。

二十分钟,刘杰的司机来了。

司机打开车门,恭敬的开口:“木小姐,刘公子吩咐我带你去他的府邸,他正在等你。”

我上了车,靠在座位上面,刘杰是一个对环境有挑剔洁癖的男人。他的座驾里面一尘不染,即便座位上也没有一丝皱褶。里面的空气,似乎还残留着属于他的味道。

司机开车小心翼翼,似乎害怕途中颠簸到了我。

“麻烦你快些……”

我不敢相信,心底居然浮现出一丝急切要见到刘杰的冲动,一想起志爷或许会与我从里天人两隔,心中就不禁阵阵窒息。

当初我榜上他,不过是瞧上了他的地位与金钱。志爷现今如我所愿,遗嘱上把自己的财产分我十分之三,这是一笔足够我享受十辈子的财富。

能捞钱的路子志爷都有所涉足,这些年来,潮洲这片天,大大小小的产业遍布全省,早就累积了一笔无以计数的财产。

而我此刻才看清自己心底的想法,自己想要的不是那冰冷的钱财,而是志爷的陪伴。

林雪曾经取笑过我,婉清,多少姐妹比不上你的勇气与手段,在我看来,得有你的本领,我才敢往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黑爷身上贴。但现在看着你和幻想中的差距太大,志爷只是你的金主,不要忘了初衷,栽了跟头。

我闭上眼睛,以前脑海中浮现的只是志爷的面孔,而如今在他的面孔之上,又分裂出一道俊俏的轮廓来。

我惊恐的不愿去承认,我对志爷动感情了,一个自己曾耻笑过的幼稚字眼。

这一刻,我难堪无比,是自己把自己最后一丝尊严,狠狠丢在了地上。这个水潭子,一旦陷入进去,结局就是成为风月场中的一道冤魂。

思绪中,车子进了一栋堂皇靓丽的别墅。

里面宽敞的像皇宫,过了花台,便是十几只凶神恶煞的藏獒。晓不得这些畜生肚子里面,到底吞进去了多少血肉,尝遍了刘杰多少狠辣的味道?

司机停下车子,帮我拉开了车门。刚走下车,我就看见身披雪白浴袍的刘杰站在别墅门口,他嘴角翘起意思得意的笑容。今晚这一仗,我败得一塌糊涂,被他完全抓住在手中。

作为猎物,我最怕心思细腻,能一直隐忍下去的猎人。他们躲在暗中观察猎物的一举一动,当它们露出什么破绽时,一举毙命。情妇生涯中,我向来警告自己,远离这种猎人,因为我不知道作为猎物的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人家吞得骨渣不剩。

而今晚的我,以猎物的身份,主动来到了这种猎人的嘴前。

我不相信刘杰这种风流骨头,当他吃干抹净后,腻了同样的味道,会毫不犹疑的抛弃对方。这样的人,连骨子里面都流淌着情色,女人在眼里,供这些权贵挑选食用。

“木小姐,回家的感觉怎么样?只是这个家,你尚且还有些陌生。”

刘杰张开自己的双手,在他身上,有着志爷所没有的自负与盛傲,在他眼底深处,我看见了比志爷还要强大的野心。这样的爷,完全就是之前那种猎人的极端。

“回家?”

我嘴角一弯,笑容有些深意。

刘杰点头:“自然是,以后这里就是木小姐的家。”

“你为什么就一定肯定?我倘若真敢认了这里,还不被刘公子狼子野心,吞个干净。志爷做为你的父亲,如今蒙受了劫难,你不但不闻不管,反而想要抢走他的女人。让志爷知道自己养了个白眼狼,不知心里会做何感想?”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