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罪婚第14章_罪婚14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4 17:01

浮生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罪婚,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罪婚,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刘杰牙齿咬住我的耳垂,一阵电流在我身体望着四肢百脉蔓延开来。他将我的脉拿捏得严严实实,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我用力推开刘杰:“刘公子,你这张嘴,尝过不少女人的味道吧?”刘杰嘴角带着浅薄的笑容,答非所问:“在女人身上尝出百种味道,这个自然有,不过所有女人的味道,都不如木小姐来的诱人。木小姐就是一瓶上了年代的红酒,只能慢慢品,才能品出其中的珍贵。要是粗暴的喝干饮尽,岂不是糟蹋了?”

罪婚

推荐指数:8分

《罪婚》在线阅读全文

罪婚第十四章 陪我一晚

看他对待志爷的轻薄,我心里恼怒。

刘杰走到我身边,将嘴凑到我耳边,他扑出出来的热气,在我耳蜗中萦绕:“你吃醋了?”

跟在刘杰身后的管家佣人,全部背过身子,犹如要把这一幕留给我们两人。世界上,不光女人会磨人,男人同样会,他们磨起人更来要命。

他张开双唇,轻轻含住我的耳垂。嘴中的湿热,让我绷紧身子,软软的倒在他怀中。他吻女人,比志爷还要娴熟,一条舌头无数次滑过我的耳垂。

刘杰牙齿咬住我的耳垂,一阵电流在我身体望着四肢百脉蔓延开来。他将我的脉拿捏得严严实实,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我用力推开刘杰:“刘公子,你这张嘴,尝过不少女人的味道吧?”

刘杰嘴角带着浅薄的笑容,答非所问:“在女人身上尝出百种味道,这个自然有,不过所有女人的味道,都不如木小姐来的诱人。木小姐就是一瓶上了年代的红酒,只能慢慢品,才能品出其中的珍贵。要是粗暴的喝干饮尽,岂不是糟蹋了?”

“倒是木小姐,尝腻了老头子的味道,换一种更年轻、更活力的味道,或许你会沉陷进去呢?”

没有了志爷的威慑,刘杰的话语便如他对我的举动一般,充满了侵略与轻薄。

我对付男人的手段,在刘杰身上不起用,这种人一看就是从女人堆里面滚出来的,什么样的甜言蜜语没有听过?圈子的姐妹,最怕碰到这种难啃的骨头,想要往身上贴,不知要费尽多少心机?

贴上了,不见得能捞到好处。

我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有些底气,盯着刘杰眼眸那抹正在凝聚的精光,笑道:“我喜欢同一种味道,虽然尝久了会有些枯燥。但总比换种口味来的好,就怕是一个包裹着剧毒的糖丸,把我毒死了。”

饶是经历了太多的肮脏,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被刘杰挑弄,我也架不住的绷紧了脸。我和志爷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今晚的事要是传到了志爷耳朵里,不得崩了我?

我擦着刘杰的肩往里面走去,宽敞的客厅中满是奢侈,里面装修的像皇宫,有着一抹特别的欧式风格。这样的富贵人家,外面不显山不漏水,但在家里,睡在钱炕子上,一点不新奇。

刘杰关上两道厚重的大门,披着浴袍走到我身后,将脸埋在我的发丝中,深吸一口,满脸的陶醉:“木小姐半夜光临,真是蓬荜生辉。”

他手腕上力道大的惊人,锢住了我的手,在他面前,我除了被迫接受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这毛头孩子,年纪不大,却比志爷还要难缠。不晓得,他走过了多少人情世故,才能年纪轻轻,练就一身软硬不吃的本事。

他没有富二代的纨绔,产业在他手中如日中天,青出于蓝胜于蓝。

刘杰懂得进退,见我闭着眼睛瑟瑟发抖,玩心大起。在我的惊呼中,将我抱在怀中,那双幽邃的眼瞳子,柔情似水。

换做早些年的婉清,早就沉陷在这个眼神中。

我被他丢在沙发上,犹如一个孩子在兴致勃勃把玩自己的玩具。他喜欢看我惊慌失措的模样,我越害怕,他眼底的兴奋的神色愈浓。

“刘公子,我是来找你谈事的?这就是你所谓的绅士风度么?”

刘杰想要干什么,我心里无可奈何,感觉自己有些绝望。这个男人猜不透喜怒,无论什么场合,永远是一副玩世不恭的二世祖样子。

他仔细审量着我,就像第一次他撞破我和志爷在他妻子眼皮底下的春宵,两个眼神,一模一样。

“说,看看有什么事情,值得木小姐半夜拜访?”

他又补充一句:“而且是明知道羊入虎口的前提下。”

我如坠冰窟,看他今晚并不打算放过我。心里一想,也就释然了。我和志爷不过是情人与金主的关系,无非是习惯了对方的存在而已,之间只有交易,没有忠贞。

连婚姻都能背叛的人,和情妇间,哪儿有忠诚可言?伺候谁都是伺候,要看伺候的是什么人,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我没有看不起自己的职业,但也没有高人一等的优越。

在一堆面貌丑陋的武大郎中,刘杰面貌英俊,有着男人气概。这么好的一幅皮囊,我何乐而不为?男人和女人的情爱中,永远只有两种感觉,要么高潮,要么痛苦。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妄想从中看出对志爷的关心,哪怕只是一丁点都可以。可惜他的一对眸子,平静的不像话,只看眼睛,我会觉得自己在和一个饱经风霜的老油条对视。

有本事的男人,能把心中的想法从眼中收敛,这样的人,都是深不可测,关键时候能杀红眼的爷。

“志爷今晚对我交代了遗言,你身为他的儿子,要说没有听见说很么风声。我不相信,不是大事,志爷不会这么凝重。刘公子,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育。他将你养大成人,这个时候,你就不关心志爷的死活么?”

我气得脸色发白,这个男人就不能表现出一点严肃的样子么?

刘杰嘴角依旧在笑,只是笑容变了味道,带着一丝阴森,凑到我的鼻尖前:“你表现的越重视老头子,我心里就越吃醋,这样只会更不重视他的安危。”

“木小姐,我吃醋了,你要是能哄好我,我就跟你谈下去。”

他伸出舌尖,撬开我的双唇,划过门牙,而后猛然允吸起来。我被他突来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他的动作温柔熟练,捕捉到了我所有的敏感点。

我坐在沙发上,任由他的舌头在嘴中肆意而为。嘴唇被他吸的发麻,一丝酥痒难耐的情绪,涌上了心头。一直以来,我都是在扮演挑逗别人的角色。而今晚刘杰与我,调换了身份,现在我是被挑逗的一方。

原来挑弄,也能让人这么的愉悦。

我不敢对刘杰敞开心扉,那道门后面,已经被志爷占据。

十几秒的时间,刘杰放开我,舌尖在我唇上舔了一下,触之即离,火候把握的十分巧妙。

“刘公子,现在开心了么?”

我垂下眼帘,对于他的胡闹,心中颇为无奈。

刘杰点头:“开心了,木小姐的唇,永远这么芳香柔软。今晚你来找我,无非是想让我出手帮助老头子,为他破解危局。最近潮洲这边新起一头猛虎,正在跟老头子抢码头,这几天大大小小火拼七八场,死伤了一片。”

“那位主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自封爷字辈,人称刀爷。”

我心脏骤缩,志爷果真是遇到了狠对头。

我实在想象不了刘杰的孤傲,能让志爷亲自出面的狠茬子,从他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漫不经心。忽然,我睁大眼睛,感觉到自己的瞳孔在收缩。

我意识到自己被刘杰当猪套了。

果然,刘杰笑道:“婉清,想让我出手帮老头子可以,但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我抖了抖嘴:“什么代价?”

他抬起我的下巴,凝视许久,一字一顿的开口:“陪我一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