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么“人民的名义”!分明就是“权力的游戏”!

发布时间:2017-04-21 13:08


上一次一集不落地追剧还是去年追美剧《权力的游戏》,这次之所以被这部引发刷屏效应的《人民的名义》吸引,主要是想一窥中国官场塌方式腐败,权力私相授受,官商大肆勾结的具体操作路径,看看为什么民主、法治在中国要扎根会这么艰难。

 

权力的垂直封闭运作使得中国的官场充满了神秘感,绝大多数普通公民都不在权力场之内,而自己的身家性命又往往被公权力所操控,想一窥公权黑箱运作过程中相对真实的面目,是很多人共同的好奇。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这部剧在春天上映,正当时,它火了,理所当然。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不是要探讨这部剧为什么会火,也不是要分析它某些背离现实的人物设定和屡屡穿帮的各种硬伤,而是想澄清一个名词:人民。到底谁是人民,谁不是人民,“人民的名义”到底是什么名义?

 

我在公民课上和学生一起讨论这部热剧时把“谁是人民”这个问题抛给了学生,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回答。我再问谁有权力划定“是人民”和“不是人民”的界线时,有学生回答说:“国家。”

 

我追问道:“国家的主人是谁?”

 

他又回答说:“人民。”

 

这就陷入到循环论证的悖论之中了。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人民”一词处处可见:人民医院、人民教师、人民大学、人民政府、人民日报、人民法院、人民警察、人民银行、人民币、人民公园、人民广场……毛泽东甚至在《愚公移山》一文中把“人民”抬到了“上帝”的高度。他说:“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

 

虽然我们可能每天都要和“人民”一词打交道,但又好像没有人敢自称自己是“人民”。那关于“人民”的权威定义到底是什么呢?我特意到图书馆查阅了2010版的《辞海》,里面对“人民”的定义有三:人类、百姓、与“敌人”相对。



很明显,我们常用的是“人民”的第三个定义,而这一定义又说“人民”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内容”,且都很笼统。看了这个颇为抽象的定义,我依然是一头雾水,还是搞不清到底谁是“人民”,只好退而求其次,用排除法,看看谁不是“人民”。

 

政治教材上说中国的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即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辞海》也说“人民”与“敌人”相对,所以,“敌人”肯定不是“人民”。至于谁是敌人,谁不是敌人,貌似也不是“人民”能够决定的。上面一声令下,原来的亲密战友也可能会沦为无产阶级专政的敌人。



除了“敌人”之外,从逻辑上讲,还有一些群体应该也不是“人民”。

 

其一:现执政党党员。因为从《新闻联播》等官媒节目中经常能听到“党和人民”的表述,既然“党和人民”是并列关系,在逻辑上就应该不是从属关系。

 

其二:政府公务员。因为在各级人民政府的大门口都能看到“为人民服务”的大标语。既然政府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就应该不能既是服务的提供者,又是自己服务的对象。



**期间,毛泽东主席曾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各地云集而来的红卫兵,听到他们热情高呼“毛主席万岁”时,**回应道:“人民万岁!”很显然,**没有把自己视作“人民”,要不然他的逻辑就是“咱们一起万岁!”

 

其三:军队。由于政权出自枪杆子,所以“党指挥枪”就成了绝对的政治正确。阅兵式上,首长一喊“同志们辛苦了!”三军将士的回应都是响彻云霄的“为人民服务”,可见和政府公务员一样,军队也不属于“人民”。



既然党政军都在“人民”群体之外,而《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从头到尾都在讲一群不是“人民”的人,却以“人民的名义”进行贪腐和反腐,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从法律上讲,没有获得“人民”的授权,就以“人民的名义”行事,这应该是侵权行为。遗憾的是,掌握公权力的官员,却未必有现代法治的意识。



网红达康书记在剧中有一句名言:“法无禁止即自由”。虽然跟**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相比已有不小的进步,但依旧严重背离现代法治理念:

 

对公权而言,法无授权即禁止;

对私权而言,法无禁止即自由。

 

不过在英美判例法中,法无禁止的行为也可能在新的判例中变成新的违法行为。

 

而成文法的滞后性,使得达康书记有了在法外独断专行的权力,还被上级领导嘉许为“敢干事的改革大将”,可见整部剧从头至尾都没在讲法治,而是在讲政治。这恰恰应了政治教材上的说法:公民是法律概念,人民是政治概念。以“人民的名义”,才能名正言顺地讲政治,而不是讲法治。



综上可见,既然“人民”不是一个概念明晰的行为主体,又哪里有所谓的“人民的名义”?至于整部剧的主题——反腐,也根本无需以什么“人民的名义”,只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作,官员任免程序和过程公开透明,公民有权问责,官员财产进行公示,接受大众监督,媒体有自由报道的权力,消除舆论管制,腐败问题就应该不会成为社会的主要问题。

 

最后说说既然没有所谓的“人民的名义”,那又是谁在编织这样的名义。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说过:“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他的著作《人类简史》中提出人猿揖别的关键在于认知革命。智人因为学会了编概念、讲故事,所以脱颖而出,而且在不断演变的过程中编织出一套越来越复杂的概念系统。时至今日,正是这套不断膨胀的概念系统维系着人类社会的运转。而“人民”不过是这一系列概念中的一个而已。没有“人民的名义”,可能还会有“民族的名义”、“国家的名义”......

 

美国学者杰克·斯奈德在《从投票到暴力:民主化和民族主义冲突》一书中写道:

 

“这种在人民统治和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之间的矛盾,一直是民族主义学说对精英的一种吸引力,尤其是当他们在大众的政治角色不断上升的年代寻求非民主统治的时候,民族主义仍具魅力,部分因为他们狭隘的目的,而寻求利用民族的集体行动的精英集团发现民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来用相当顺手,可以以人民的名义统治却无需真的赋予人民充分的民主权利。”


 

也许,这才是隐藏在“人民的名义”背后的真实动因,而所谓的“人民的名义”,不过是一出“权力的游戏”罢了。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萤火虫沙龙”)


说真话 办实事    看热点 关注我

 长按二维码或加微信号rdsq0370 





本文公众号:热点商丘

rdsq0370

关注身边事件 播报新闻热点 了解前沿信息 汇集头条话题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热点商丘,强烈建议您到微信关注获取更多详情,关注方法:点击微信右上角"+"号-→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热点商丘 进行关注。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